那些品质是汉克自卑的根源,它也在地核上开始滚动

  冰河世纪4演绎了一个动人的家庭故事……
松鼠斯科特喜欢吃橡子,不巧,橡子掉进了一个万丈深渊,斯科特也跟着掉了下去,没想到斯科特竟掉到了地核上!地核是圆形的,橡子开始滚动,斯科特想抓住橡子,它也在地核上开始滚动,随着地核磁场的变化,原来紧凑的地球板块分裂成五大洲、七大洋,洪水肆虐,猛犸象曼妮、树懒希德、剑齿虎迪亚哥和其他动物被洪水分开了,他们把一块冰川当成了救生船,在海上开始了惊心动魄的漂流。
家人之间的爱拥有巨大的力量,能战胜强大的敌人。此外,这部影片还告诉我们,一定要注重环保,否则,类似曼妮的悲剧还会再重演的。
” Ice age 4 ” story, from rat barquette and the crazy chase, day in and
day out, from sun up, down, until the moon rose, endless, and, in the
process, affect the body, the earth because of Oquet’s madness, this
group of fellow sufferers were a pirate give up, make their journey
home, add more beat all the crazy … …

湛蓝的天空,看似平静的海面漂浮着饮料瓶、纸盒、纸板搭建的简陋帆船——垃圾,都是垃圾。丑陋,没有用的垃圾。就像主人公汉克自己一样,胆小、丑陋、没有任何用处,是个孤独且失败的怪胎。汉克暗恋着一个公交女神莎拉,莎拉每天都和他坐同一辆公交。她那么美丽,耀眼。汉克彻底对她着了迷,却从来没有勇气走上前去说,“嗨,你好”。他只能悄悄的偷拍,默默关注她的社交主页,甚至跟踪到莎拉的家。为了离女神更近,他在莎拉家附近的山林里搭建了一个简陋的棚子,悄悄地搬了进来。

汉克的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冷漠,寡言少语,很少关心过汉克,甚至因为自己的一些与众不同行为,父亲常常辱骂他是智障。学校的同学嘲笑他是撸管大王,他不得不转学。但是事情并没有因此变得好转,他依旧生活在深深的痛苦当中,觉得自己是一坨没有用的屎,所有人看自己的眼光都是异样的,仿佛自己真的是一个怪胎、一个智障。

每次,在公交车上遇到女神莎拉,他都会一遍一遍给自己打气。他假想着女神是他的同类,“就像往常一样,她独自坐着。你懂那种神情,她和你一样孤独。但她再也不必孤独了,你可以和她说话。告诉她,你每天都想坐在她身边,人生苦短,没有人应该孤独地坐在巴士上。“
他连台词都想好了,每天都在排练,但是,每一次,他都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目送她下车,然后回家一个人吃完整个披萨。他如此自卑,“她这样的女孩是不可能跟我在一起的,连我自己都不愿和自己一起。”
他想救赎莎拉,但实际上,他自己才是那个孤独的需要被救赎的人。

汉克疯了,他意识到自己的缺陷,他讨厌那个自卑、没有用的自己。他想摆脱那样的自己,他想结束生命。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哼着歌,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为他的死亡壮举演奏一场赞歌。他发现了一具恶心的尸体,也就是曼尼。他产生了幻觉,认为自己遇到海难被困孤岛,走头无路才会选择自杀。由此,汉克的人格随着幻觉逐渐分裂。原来汉克身上“心碎、空虚、又脏、又臭、又老、又自卑”的品质转移到了一具恶心的死尸身上。那具死尸居然会不停地放屁,简直太恶心了!分裂之后,新的汉克有了强烈的求生欲望,想回到家里,认为回到家里就能得到温暖和爱,得到莎拉。为了求生,他利用死尸曼妮神奇的”屁动力汽艇、口水泉水、丁丁指南针、屁动力飞行器、口腔炮弹“等一些列看似恶心、肮脏、下作的东西,成功逃出了荒岛、穿越了原始森林、躲避了熊的攻击,最后回到小镇。
这里,死尸曼妮实际上承载了汉克过去的一些品质,那些品质是汉克自卑的根源。然而,正是这些“屁啊、口水啊、丁丁”之类的拿不上台面的东西,最终成了万能的瑞士军刀,一路过关斩将,护送分裂后的汉克回到小镇。在这个过程中,汉克逐渐将原来如同“垃圾”的自己隐藏起来,披上了新的外衣,对自己也有了新的认识。在与熊博斗的戏里,生死关头,他想到被熊吃了之后,大不了就被拉出来变成一坨屎,所有人都会变成一坨屎,又有什么关系,屎和屎最终还是会相遇,生活还有盼头。他自认为得到了救赎,神奇的尸体曼妮的出现,给他沉闷的生活带来了神奇梦幻般的体验,他认为自己终于有勇气面对真实的生活,不再为自己的渺小感到自卑。

然而,回到小镇闯入女神莎拉的后院。汉克自卑的老毛病又犯了,他不敢前进一步,甚至不敢大声说话,相反,那个象征着汉克的过去,承载他丑恶品质的曼妮却自信满满地要去见莎拉。汉克企图制止正在“出丑”的曼妮,甚至不惜狠狠揍了他。这也代表了新生的汉克揍了原来的汉克,他不愿意老的汉克在女神面前出洋相,那样丢脸。因此,在他幻想的世界里,神奇尸体曼尼不再说话,变回一具正常的死尸。

女神发现了他,并报了警。警察和记者赶来,却把尸体当作汉克,把汉克误认为是曼尼。被误认为是曼妮的汉克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到这时候,他本来已经从幻想的身份互换,成功地过渡到了在真实世界的互换。只要他不揭穿,他从此就是曼妮,而过去那个孤独的怪胎、那个没有人爱的自卑的汉克将一去不复返。这时候,他或许回想起了在荒岛和森林里共同经历的一切,或许想起了曼尼最后对他最后的质问:“但也许每个人都有点丑,是啊,也许我们都是丑陋的一坨屎,也许要做的只是让自己接受这点,然后整个世界都会载歌载舞。人人都会感觉有点孤单”。

要想世界接受你,欣赏你,首先要你自己接受和欣赏自己。汉克想明白了,他突然觉得世人的眼光变得没有任何意义,他不在乎了。他对着摄像头坦陈自己不是曼尼,死去的尸体才是,而他,他是汉克。他是汉克,他是新的汉克,他不愿意曼妮就此被拖走,孤独地埋在没有墓志铭的坟墓里。因为,曼尼是他最好的朋友。至此,新的汉克才从真正意义认同了原来的汉克,不再逃避过去的自己,与过去的汉克成为“好朋友”。作为好朋友和过去的自己,汉克正视曼尼的死亡,但不能就此简单埋葬。即便是过去那个丑陋、自卑、孤独无用的自己,那么,他的离开也应当轰轰烈烈,要有挽歌、要有奏乐、要扬帆破浪!他抢过曼妮的尸体,一路冲到海边,让曼妮重新变成“神奇的曼妮”,用神奇的“屁动力快艇”冲向无垠的大海。那片海是记忆的海。

Crazy I am fucking crazy. Maybe just maybe, I will make it alone.
Rescued I thought I was rescued. But you’re just a dead dude. And I’m
gonna die.There’s gotta be a better way to get out of here. Where did
you come from……

更多影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影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宴清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