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杨对中国的了解其实非常少,常常让熊倩一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

高杨一莎

据美国《侨报》报道,大中华新海归协会日前在网络上发起了一次名为“海归婚恋情况调查”的投票,在总共
373份有效问卷中,有占总数64%的海归目前处于单身状态。海归,这个在中国社会公认的优质群体,正在陷入难觅真爱对象的窘境。

笑容甜美,谈吐大方,普通话虽然不流利,却依然受到不少观众喜爱。《非诚勿扰》上的女嘉宾高杨一莎,人气十分旺。不过颇受关注的她也受到不少网友非议,她表示自己是一个很真实的人,不存在伪装。

因为变化而夭折的爱情

西方思维生活

两年前,当熊倩结束了自己的留学生涯,从浪漫的法兰西回到北京时,她发现自己和初恋男友之间有了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

高杨一莎出生在东北,5岁的时候跟着父母到了加拿大,后来父母离婚了。母亲是一个很能干的女人,是做IT业的,在高杨13岁时,因母亲工作调动,随母亲一同去了美国。受生活环境影响,高杨的思维方式偏西方,中文也说得不太好。2010年,她研究生毕业,选择要独立生活。那时候爷爷和姥姥还在中国,于是选择回国。归国以后的几年,爷爷和姥姥相继去世,我很庆幸当时的选择,让我陪伴了他们最后的时光。

熊倩大学毕业后选择去法国攻读硕士学位。彼时,她像大多数中国大学生一样,在校园里拥有了一份青涩的初恋。男方是她的同学,一个阳光帅气的北京男孩。

回国前,高杨对中国的了解其实非常少,我只知道哈尔滨,知道北方人性格直爽。可真正踏进故土,却发现很多不同,我很容易相信别人,所以来中国后,我每年都会被别人骗。比如租房子,我付了钱,却找不到房东了,买了手机竟然发现是假的。这让我很郁闷,因为在国外,这都是很简单的事情,付了钱就会得到相应的服务。她对中国的文化也不太了解,国外的感情和生活,都是直来直往的,可在中国,似乎不太一样。虽然有一些不快的经历,但她表示,还是挺喜欢这里,对中国的感情就是又爱又恨。

两年的异国求学路是辛苦的,尤其对于这个从小从来没有离开过家乡的女孩来说。繁重的课业压力与生活琐事,常常让熊倩一天只有四五个小时的睡眠。

好心分手

尽管这样,在那段分离的日子里,她还是坚守着自己的初恋。每天不管多累,她总会腾出时间上网与千里之外的男友联系。

高杨有3段感情经历,包括高中时代的恋情。我觉得那时候简简单单的,太单纯了,不知道算不算正式的恋爱经历。第三段感情印象最为深刻,她在台上也聊到过,他们都嘲笑我,说我分手的的方式,就是上了飞机,然后把手机关掉,飞机降落换个号码就是分手了。其实也不完全是这样。我和他的感情非常好,我们在一起很开心,太舒服了,完全是可以结婚的。

充满诱惑的异国生活并没有让熊倩迷失。尽管周围总是充满追求者,但那些因为寂寞而产生的情愫在她看来是廉价而易碎的,它们远没有自己的初恋珍贵。

第三个男友生活在美国的郊区,他的幼儿园、小学的朋友都还在一起,朋友圈子非常稳定。他向往的生活,就是找一份工作,贷款买房子,然后会有车,有狗,有小孩,就这样简单地过下去。可高杨的想法却不一样:外面的世界那么精彩,我希望到国外,了解新的文化,认识新的朋友,吃更多好吃的东西。那时候高杨想来中国,可男友又决计不会离开那里。到后来两人成了朋友,偶尔还会联系。直到他有了一个新女友,他们似乎也很相爱,我们才很少联系了。来中国3年,高杨再也没谈过恋爱,她的圈子都是外国人,大家也都是好朋友

然而在结束了法国的留学生活,终于与男友在北京团聚的时候,熊倩才发现,自己珍视的这段感情已经无法继续。

熊倩今年27岁,来自山水甲天下的桂林。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的她从小在父亲的影响下酷爱文艺。会弹古筝,会跳民族舞的她从前一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喜欢小资情调的“文艺青年”。

但经历了在法国两年的求学经历,她对人生的感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现在认为,真正精彩的人生是应该为事业拼搏,然后靠自己的努力取得一定成绩。而以前那些文艺上的爱好,不能是生活的全部。”

留学的经历不仅带给她知识上的进步,也同时给予了她事业上的自信与野心。从法国回国后,熊倩顺利的被一家国务院直管的高科技企业聘用,年薪10万元(人民币,下同)。

而这些变化,让她与自己的初恋男友相形渐远。

熊倩的初恋男友是北京人,家境虽然只算中产,但作为北京人的优越却为他筑起了坚实而舒适的城堡,让他满足于享受安逸悠闲的生活。大学毕业后,他在父母的帮助下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做行政工作。

尽管男友对这份工作十分满意,但在熊倩看来,这是一份稳定,却没有发展的工作。

思想上的分歧轻易的侵入了两人的生活,无数的小事都可以随时将他们的耐心引爆。一次两个人一起从家里出门上班,为了省钱的熊倩希望坐公交了,但男友却坚持坐计程车。上车后,熊倩的情绪也爆发了。

“我当时就对他说,做事情不能这么懒惰,要积极一些,如果你一直这样,很难有出息的。”

快要破裂的感情坚持了半年后终于结束,熊倩告别了4年的初恋,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谈起这段感情破裂的根本原因,熊倩这样总结,“其实归根结底就是我留学回来后,我们两个之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前我是一个小城市的女孩,他是一个北京来的帅哥,他肯定占优势,但后来,我的学历比他高,也出过国,现在的工作也很好,其实就是我变得强势了。”

与熊倩一样,湖南小伙王林(化名)的感情也终结于自己的留学生活,只不过,他是被动的结束了自己7年的爱情长跑。

王林高中一毕业就去新加坡留学,他的前女友是中学时代的同学,高考后留在国内上大学。

这样不同的两种轨迹,决定了他们的爱情最终无法修成正果。

在王林留学新加坡的日子里,他和女友仍然坚持着异地恋情。和许许多多因为留学而分离的男男女女一样,网络,成了他们的鹊桥,对话框里没有表情的文字,是他们的喜怒哀乐。

就像唐僧西天取经必须经过九九八十一难,在王林看来,自己这样以结婚为目的的异地恋,必定满是艰辛与苦涩。

“我们的感情其实八十难都过去了,但还是死在了最后一难。”王林回国前一个月,女朋友和他提出了分手。

分手原因并不是相隔太远,而是本科毕业就进入社会的女方有了新欢。这样的情节在王林周围并不是个例,据他介绍,身边一起在新加坡留学的同学中有很多人的爱情都是在中国本科毕业的一方进入社会后结束的。

“和我情况相似的,在我身边就有七八对。”

归其原因,王林认为女方完成在中国国内的学业进入社会后,面对周围充满诱惑的世界,她们的思想会发生很大的变化。一些很实际的想法往往决定了她们不再愿意为虚无缥缈的异地感情付出。

无处寻觅我的他/她

尽管古羽只有25岁,但他却称自己“老海归”。他刚到英国的时候高中都没有读完,而8年后离开的时候,他却已经是英国名校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硕士。

古羽的感情经历与一般的留学生并不相同,他的前任女友是一个希腊姑娘。他们从同一宿舍的朋友,发展成了恋人,然后在他回国前又变回了朋友。

古羽认为在这段跨国感情中自己并没有认真,更多的时候,这段感情的存在是为了排解寂寞。

回国后,古羽很快在北京一家银行找到了一份年薪20万元的工作。在解决了工作问题后,他开始渴望摆脱一个人的状态。他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一个传统的中国女孩共度余生。

但是事与愿违,回国半年后古羽发现,尽管自己的周围都是中国姑娘,但找到一个能让自己满意的另一半,确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古羽觉得现在的中国女孩心思都“太细腻”,在与她们交往的过程中必须处处小心,可能一不留神就会无意的冒犯到对方。而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在他与很多国内女孩交往的过程中,发现现在大部分中国女孩的品味与素质都无法让他满意。

“她们喜欢一些国内的电影或是音乐,而我就会喜欢看欧美的电影,听西方的流行音乐。这样我们在兴趣爱好上交流起来就十分困难了。”

前不久古羽同一位同事帮忙介绍的对象见面,女方是北京某事业单位的职员,长相和气质上都让古羽心动。两人在肯德基吃过饭后,古羽像自己在英国时一样,主动将餐盘里的垃圾倒掉。而这一十分绅士的行为却让那位姑娘很是惊讶。

“她用那种很夸张的表情看着我,就是那种不能理解的表情,也许她认为这事情就该是服务员干的而不是我。也就是这一个瞬间,让我对她的好感消失殆尽。”

这次遭遇之后,古羽开始反思,到底是不是自己的择偶标准有些过高了,或是自己必须重新花时间适应中国女孩了。在琢磨了一个星期后,他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古羽现在常常后悔,后悔自己在英国上大学的时候没有在中国同学里发展一个终身伴侣,因为那时候,他周围有很多“非常优秀”的中国女孩。

24岁的许昌姑娘彭雯斐的“脱光”(告别单身)之路也并不顺利,尽管她的留洋时间只有一年,尽管她对另一半的要求“并不那么高”。

彭雯斐本科毕业后到英国圣安德鲁斯大学学习国际商务专业,一年制的研究生毕业后,她进入北京一家银行做企业融资工作。

整个学生生涯,上进的彭雯斐并没有让爱情阻碍自己的进步,只是蜻蜓点水般的在大一的时候谈了一场四个月的恋爱。对于感情,她一向渴望顺其自然的找到一个心仪的对象,只是她现在觉得,这种顺其自然更有些像是守株待兔似的坐以待毙。

雯斐的父母都是公务员,现在和她一起在北京生活。在他们看来,自己的女儿的条件足够优秀,出众的外表加上洋硕士的学历以及20万的年薪,理应该在24岁的黄金年龄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很出色的对象。

于是在他们的安排下,彭雯斐相了两次亲。

由于相亲对象都是父母亲自介绍,因此在硬件上都是很靠谱,也都刻意的有着和雯斐相似的留洋经历。雯斐看来,尽管他们条件很好,而且见面过程中谈吐也大方不落俗气,但就是和自己“不来电”。

“我希望能找一个和我有相同爱好的,我这个人比较爱玩,我喜欢旅游啊,唱歌啊。因此我想要一个有情趣的男朋友。”不过雯斐也强调,在“爱玩儿”的前提下,这个男人也不能在事业上没有上进心。

而对于父母安排的相亲,雯斐表示其实自己并不厌恶,她认为能通过相亲见面,本身也是一种缘分,或者说至少,做不成恋人,两个人也可以做普通朋友。

真爱到底在何方?

古羽每天的活动范围局限在位于西南四环的单位和附近的公寓,在他看来,一个人在北京偏僻的城乡结合部,单位宿舍这样两点一线的生活中很难发生艳遇。他开始怀念在英国的日子,那时如果下了课无聊,或者孤独寂寞,随便一家酒吧就可以耗掉他整个晚上。

“中国人的业余生活太单调了,或者说我们缺少一个像国外酒吧这样的交际平台。”

古羽也去过北京的酒吧和夜店,但在他看来,在那里邂逅的姑娘,都是不可能认真交往的对象。

王林目前刚刚从有着“加班代名词”的某“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跳槽到一家国企。他说工作强度的突然下降让他有些不适应,甚至有时会悲观的认为自己也许会就此“废掉”。

在感情方面,他似乎还并没有从前一段7年的感情中彻底抽离。爱情上的这段“滑铁卢”,是需要足够的时间来淡忘。只是他说有的时候自己会很认真的考虑,因为出国而丢掉那么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自己到底是亏是赚。

雯斐仍然会等待着自己的缘分,她的父母在两次并不成功的相亲后对她的个人问题也不再着急。这个对爱情异常被动的女孩还足够年轻,她还有时间去寻觅自己的Mr.
Right。

27岁的熊倩已经单身两年了,无论是父母还是自己,都十分渴望这种状态尽快改变。但她也坦承,自己绝对是宁缺毋滥。除非是“真命天子”,否则她也绝不凑合。对于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们“用一种很俗的说法就是,我看上的人看不上我,看上我的人我又不喜欢”。

谈起她未来的另一半,熊倩说他要有绅士风度,外表要过得去,有一定事业基础,有和自己相同的爱好,当然,事业上的上进心也一定不能少。

但这个漂亮的女孩也承认,这些标准单拿出来可能并不高,但综合在一起可能真就是万里挑一了。

婚恋专家:海归择偶最在乎的并不是硬件

据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统计,从1978年到2010年底,中国留学回国人员总数已达63.22万人,而仅2010年一年,回国人数就达13.5万人。海归群体的不断壮大的同时,单身海归的数量也在不断上升。

周小鹏女士是中国资深婚姻家庭咨询师,她同时也是中国著名婚恋交友网站百合网的资深感情顾问。近些年来,周女士一直关注海归婚恋问题。在她看来,海归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找寻找对象时“既好找也不好找”。

好找是因为海归在硬件条件上一般都很出众,高学历,高收入以及相对的高素质。这“三高”就决定了海归在婚恋市场上绝对是受追捧的群体。但相对的,这些优势也决定了海归在择偶时的高要求。

“其实很多人都误读了这种高要求。认为这种高主要是体现在学历收入等硬件方面,但根据案例,相对硬件条件,海归择偶时对软件上的要求更高。”周女士解释说,海归由于在海外生活过,因此他们的婚恋思想大都受到西方的影响,会追求那些真正适合自己的,而不是那些“看上去很美的”。例如大部分海归在海外的生活并非是只有光鲜亮丽的一面,很多人是经历过异国的艰辛的,因此他们自然会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在性格上有体贴和善解人意的一面。

大中华新海归协会的网络调查问卷很好的对周女士的这一观点进行了支撑。在受访的近四百名海归中,有超过70%的海归把性格作为选择伴侣的首要条件。而选择收入职业,家庭背景以及社会地位这三项加起来的比列仅占受访者的15%。

对于带着恋爱关系或是婚姻关系走出国门的海归,周女士并不看好这种异地感情。她周围的很多案例往往是出国后经历一段时间后就分手或离婚。谈到原因,她认为双城感情生活况且容易出现问题,跨越两个国家的恋爱就更难持久。因为这种感情生活对两个人来说失去了可以共同交流的话题,可以共同谈论的圈子,而这些恰恰是维系两个人爱情或婚姻的基础。

周女士认为有相同海归背景的男女相对更容易走到一起。她手中有一个案例就是一对日本海归,从前无论父母朋友介绍,都很难找到另一半。但两人在回国前的一次聚会上相识后一拍即合,现在已经组建了家庭。

“相对而言,有相同经历的人,更容易互相理解,然后走到一起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分享到: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