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比是跟卡洛琳差不多大的孩子,那这个故事同样不适合他们

       朋友介绍我去看,昨天,圣诞节,看一部儿童片,倒是合适得很。

《Coraline》,看了两遍。虽然是人偶动画,但这个片实在不适合儿童观看,小朋友看了应该会做噩梦的,不论是从它诡异的音乐还是怪诞的色彩,在加上蜘蛛化身的鬼妈妈,着实只适合成人观看,像我这种胆小的在白天观看为好,而我不知深浅的晚上观看,以至于我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
《Coraline》中文译名《鬼妈妈》,这是一个很好的噱头,但其实这部影片更多的是通过这个故事来反映主角卡洛琳的内心的成长。
影片开头是一个人偶娃娃从窗外飞入,而后我们可以看到一双钢结构手对其剪裁,重新填充,缝制……最终形成一个新的娃娃即little
Coraline从窗口飞出,而后故事开始。玩偶,是这个故事最初的起因,也是the
other
mother观察孩子们的途径,所以这里的玩偶是前后连贯起来。飞入的玩偶正是后来卡洛琳所寻找的三个灵魂中的一个,也就怀比奶奶的妹妹。怀比是跟卡洛琳差不多大的孩子,由此可以推断,鬼妈妈已经有50年左右没有新的“孩子”了,这也从怀比口中印证了他说:“My
gramma,she owns the Pink Palace.Won’t rent to people with
kids.”那么飞出的新娃娃去哪里了?去了怀比奶奶的柜子里,并且由怀比发现,并且送到了卡洛琳的手中,于是鬼妈妈有了观察她的途径。娃娃在后来还有很多作用,当卡洛琳逃离另一个世界时,little
Coraline也同时消失,当鬼妈妈带走卡洛琳的父母时在床上发现了一个父母合体的娃娃,而卡洛琳烧毁她父母形象的娃娃则代表了她与另一个世界的彻底决裂。
故事的真正展开是随着卡洛琳随父母搬入新居展开的,阴沉的天,颓败的花园,幽长的山路……几乎所有事物都被灰暗笼罩,透露出阴森恐怖的气息,甚至两本应明亮的黄色及粉色都变得暗哑。家中更是色彩黯淡,甚至连父亲的脸色都是灰暗的。这时片中几乎没有一个纯正的色彩,大多是诡异的混合色,蓝灰色的壁纸,紫红色的门……也正像卡洛琳的内心一样复杂灰暗,由于父母的不重视,她渴望得到关心及关注,于是她跟妈妈夸张的说自己差点掉到枯井中,在爸爸工作时把门拽得吱吱作响,但这些换来的确是父母的打发。
于是她在爸爸打发她数门的时候发现了第十四道门。房子的主人怀比奶奶其实已经把第十四道门封上,但是由于卡洛琳的要求,妈妈帮她打开了那道小门。打开这道门的钥匙上有一个明显的纽扣型,如同little
Coraline的眼睛,这也代表了卡洛琳即将进入的另一个世界中的一大特点——纽扣眼睛。
夜晚,那个被封住的门连同了一个通道,可以进入到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中,是现实世界中的克隆,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世界中的“爸爸”“妈妈”很关心卡洛琳,几乎一切卡洛琳想得到的都可以得到,可口的食物,梦幻般的卧室,父母的宠爱,美丽的花园,“正常”的邻居,“安静”的怀比……当然这个世界的人或动物的眼睛都是纽扣,于是她开始对这个世界上瘾,也不满足于只在梦中进入这个世界,便开始探寻它是不是真的存在。这个世界中的色彩也比现实世界中明亮的多,几乎都被明黄,橙色,红色等暖色充斥着,温馨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它不同于《千与千寻》中的神秘的隧道,也不同于《爱丽丝梦游奇仙境》中的地洞,它是一个幽蓝色的柔软的通道,需要如婴儿般爬着进去。这个通道两侧的世界在卡洛琳看来一个温暖一个冷淡,从心理学上讲,这个通道就像母体的产道,卡洛琳渴望回归母体或者是拒绝长大,这样她才能感受到父母的关爱,所以她慢慢依赖另一个世界。当然,随着她内心的成长,她必须接受现实生活,也开始了解另一个世界的“妈妈”的居心,这个通道也失去原有的色彩,变成了灰暗挂满蛛网的摸样,从通道的变化便可以看出卡洛琳内心开始对另一个世界有了排斥。
当另一个世界的妈妈让卡洛琳换上纽扣眼睛的时候,卡洛琳终于明白了鬼妈妈的居心,然后开始排斥,渴望离开另一个世界。在黑猫的陪同下,她开始认清了另一个世界的美好景象,不过是幻象,同时她也见到了之前的三个小孩的灵魂,她们都被换上了纽扣眼睛,不能离开这个世界,并且还被鬼妈妈榨干了生命。都说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眼睛也是人们认识世界表达情感的工具,当眼睛换成了纽扣,也就表明控制了人的心灵及灵魂。
人物关系自此回到了“正常”的状态,两个世界的“妈妈”开始拥有了同样的特点——控制。现实世界中,妈妈控制着卡洛琳的生活:下雨天出去又泥,不能买亮色的手套,不能打扰她工作……甚至连爸爸都是在妈妈的控制下,当爸爸想说PP上起的疹子时,妈妈“及时”打断了他。而在另一个世界中,鬼妈妈想把她留下,控制她的灵魂。同时在这个世界中,鬼妈妈的控制力更强,常常说错话的爸爸被一个双手控制着,怀比也被限制说话被迫微笑,而后的蛛网更是反映卡洛琳套不出她的控制。整部影片中的母亲形象都被设置为拥有强大控制力并且邪恶的人。反映出卡洛琳内心对妈妈的不满,并且同情爸爸。
在营救爸妈,寻找灵魂的眼睛的过程中,卡洛琳通过透视石看到的现实世界是没变化的,而另一个世界却是灰暗的,幻想世界中的景象,随着灵魂之眼的消失,也会变得石化。另一个世界没有孩子灵魂的支撑便成了空白,没有任何意义。无论我们多么不情愿,幻象永远是幻象,始终要生活在现实中。
在卡洛琳梦到三个灵魂得到解脱的时候,三个小天使背后的背景让人想起梵高的《星空》,充满幻想,也符合梦这一背景。
最后,怀比是剧中的一个关键人物,两个世界中,他都是在关键时刻救助卡洛琳的人。他看起来有点怪异,却很善良,最后也同卡洛琳形成了“两小无猜”型的伙伴关系(让我想起了《Flipped》)。PS:关键时候来救你的,不一定是内裤外穿的超人,也不一定是骑着白马拿着长剑的王子,很可能就是烂电动车穿着诡异的隔壁讨厌鬼。还是现实一点吧。

    但这不是一部儿童看得懂的故事,在表面的儿童的幻想之下,是成长,并且是成长底下的思考,宽容,自我超越。这个故事更适合少年人看,如果少年人更原意沉浸在《暮光之城》那样的梦幻之中,那这个故事同样不适合他们。

你,还在拒绝长大么?

    这简直是一个寓言。就像所有的寓言童话,伊索也好,安徒生也罢,全是睿智之后的中年人在经历过人生的起伏后写下的经验和感悟,它们通常更能引起成年人的共鸣。从儿童的角度来说,红舞鞋的故事何等的黑暗、没有希望,但好莱坞的旧时代电影《红菱艳》却用芭蕾舞女的生命把这个故事讲得更残忍和透彻。

    《暮光之城》诚如我上次说的,是一个少年的梦想,永远年轻美丽的父母,开明轻松的家庭氛围,少男少女们中最受欢迎的那一个,爱情神奇地降临,哥特式的环境用浓墨重彩来渲染,全力打造一个浪漫的世界,少年人只愿沉浸在这个世界里不要醒来。

    同样有着哥特式悬疑的《鬼妈妈》,在相似的幻想里,讲了另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里,粗心疏忽的父母会变成体贴讨好的伙伴,怪异的邻居会变成马戏团的班主,肥胖的老姐妹会变成苗条的歌舞女郎,荒芜的花园会变成迪斯尼那样的乐园。全部都越变越好,顺心遂意,完美无缺,只有一个,所有人的眼睛都是钮扣做的。小女孩安心地享受着这一切,当那两枚钮扣要缝上她的眼睛时,才惊觉这一切的荒诞。

    同样是少年人的自我中心,同样是幻想完美的家庭,同样是希望是所有人中的主角,在《暮光之城》里是把这个梦一直做下去,而在《鬼妈妈》里,却是勇敢地打碎飘着雪花的水晶球,挣脱少年的梦,醒来,摒弃一部分的过去,接受现实,无奈地长大。谁也不会成为谁的玩偶,变成少年希望的那样,愿意与否,我们都要长大。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